相关文章

外贸不景气:一个青岛外贸企业主的求生之路

近年来,受国际经济不景气、国内成本抬升等双重夹击,外贸行业举步维艰,青岛外贸业也未能幸免。遭遇金融危机重创曾濒临倒闭,危难之际卖掉爱车、四处借款咬牙坚持,最终转型成功求得生机,一起来看看一位青岛印花公司老板范延良的求生路线图。

人物故事

“生不逢时”连年亏损

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创业要想成功,上述三要素缺一不可,而范延良用了4年多才真正明白这个道理。

上世纪八十年末代至2008年,在近30年间,外贸服装及家纺行业一直是青岛经济发展的“排头兵”,依托廉价劳动力,上述两行业产品大量出口,迅速成为岛城外贸主力。外贸服装、家纺业的兴盛,也带火其上下游行业,大批人纷纷涌入其中“掘金”,生于1974年的范延良便是其中一位。

2000年外贸服装业鼎盛时,范延良瞅准服装印染设备中蕴藏的商机,一干8年,由穷小伙变身腰包鼓鼓的小老板。印花行业作为服装家纺等的上游配套产品,一度也创造辉煌。2009年春天,在给一名日本服装客户安装印染设备时,范延良得知这名客户也在寻找中国供应商,当时范延良也正有开办印染实体工厂的想法。说干就干,范延良找来懂印花技术以及生产的两名朋友,3个人一拍即合。当年下半年,范延良便投入200多万积蓄租赁厂房和购置设备,2010年5月正式投产。

孰料2010年堪称印花行业本命年的开端,金融危机开始逐渐“侵蚀”该行业。投产后,范延良才发觉公司“生不逢时”,他主要为日本这名客户供应杨柳布,以往一般的外贸印花公司每月至少生产30多万米的布,而当时的日本正遭遇金融危机重创,客户订单大幅锐减,范延良一年才为其供应40万米布。

自开业后的两年,范延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不仅收不回高额成本,而且受金融危机影响,销路也迟迟无法打开。“以往外贸业可谓黄金遍地,金融危机后是一落千丈。”4日,在回忆自己在印花行业的艰辛创业路上时,范延良眉头一直紧锁着。

2010年春天最难熬时,范延良将价值六七十万的爱车卖掉,继续硬撑着,而当时他身边一批外贸服装、印花等公司已大片倒闭。家人不理解,好人才留不住,范延良称当时企业已处于破产边缘,他只要不坚持,企业肯定就倒了。

调整产品结构“逆势飘红”

时光回转,2010年7月是范延良永远铭记的一个月份,这个月他接到中东客户的订单。而事实上,当时国内外贸行业正遭遇严重冲击。来自中国海关的统计数据,2012年7月,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为238.89亿美元,同比减少8.1%。

能赢得中东客户其实也不是一蹴而就,在这之前范延良已苦苦蛰伏两年。在这两年间,范延良在寻找客户之余,也和公司技术人员在苦苦探索,逐步改进提升印花设备的技术含量。范延良的工厂位于城阳区长顺路26号,加工车间超过200平方米。4日下午,记者进入厂房时看到一派忙碌景象。在车间内采访时,每走到一台机器前,范延良都会讲述他们为机器做的技术改动。

“这是刚上的意大利定型机,前面介绍过,以前用油来驱动,现在改成电的,更加节能环保。”“这台是日本转移印花机,以前是只用导热油加温,印染的布料颜色不够均匀,我们做了技术创新,用电加热来导热油,布面颜色更加均匀。”……

事实上,自去年7月接触到中东客户后,范延良公司并没有立即起死回生,只是看到一个生的希望。“当时我们采用的布料、颜料都几乎是最高规格,价格自然没优势,事实上中东市场上这种布料应用广泛,更新换代也快。”范延良了解中东客户的真正需求后,及时调整产品结构,将价格合理回调,从去年底迅速打开局面,仅中东市场月销量便达到36万米,接近以前一年的销量。

进入2013年,遭遇重创的国内外贸行业仍步履蹒跚,5月份进出口数据更是不佳,当月出口增幅从4月的14.7%大降至1%,进口更是从4月的增长16.8%跌落至下降0.3%,而就在这个月,范延良凭借着技术优势和产品质量又赢得一笔海外大订单。

在范延良的厂房一角,4名工人正在安装一台长十余米的圆网印花机,范延良称这是他刚上的一台机器,准备为海外客户生产床品,他为这台印花机配备的是意大利进口的定型机。“我们生产床品的这两台设备都做了技术改良,这种技术在国内几乎没有竞争对手,现在海外市场的大订单已拿到,上述设备安装完便立即投产。”范延良开心地说。

外贸回暖有待时日

不过幸运真属于像范延良这样的少数人,大多数外贸行业如今处于爬坡阶段,日子并不好过,青岛不少从事进出口的外贸企业同样如此。

青岛文泰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武文受访时,直言今年生意不好做,他们公司从事铝材、废铝等加工型原材料进口业务,在国际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,中国国内经济也呈现放缓态势,而外部需求低迷、企业经营成本居高不下,多重影响下,他坦言公司业务经营压力很大。

国内人工成本的过快增长,也让国内加工出口企业在国际上的优势减弱,受此影响,不少加工出口企业是 “有单不敢接”。

导致企业“有单不敢接”的原因还有人民币持续罕见的升值势头,这给国内外贸企业带来很大的麻烦。“打个比方,一家企业每月营业额在400万人民币,如果汇率每变动0.1,他们的利润就凭空减少6.5万美元,一年折合下来是70多万元人民币。”姜法宏表示,在这种情况下,出口量越大被蒸发的利润就越大,这让不少企业对海外订单“望而却步”。

外贸企业需“断臂”求生

外销之路浓雾弥漫,内销市场又前途未卜,对于一些中小外贸企业来说,生存是当下第一要务。“成本、汇率和市场的三重压力日益严峻,外贸企业要想在这场生死战中活下来,必须要断臂求生,抛弃竞争力弱的产品,痛下血本”炼内功”,不断研发新技术开发新产品,不停拓展海外新兴市场,只有这样才能求生存谋发展。”青岛市中小企业协会会长范勤德如是说。

不少青岛外贸企业负责人也开始动起了转型的脑筋。“我们攻坚拿下的日本床品市场,制造床品的技术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,技术创新才会有市场。”范延良介绍说,而在拓展海外新兴市场上,范延良表示好的产品是第一位的,如今他也摒弃以前只做代工生产的老路子,正在注册商标创建品牌,准备将印花产品做大做强,如今他除了拓展中东市场,也在拓展非洲和南美等新兴市场。

而青岛恒信塑胶有限公司则瞄准集装箱液体包装袋的市场,不到两年,他们的产品已行销海外十余个国家。“以前运送饮料、燃料等,都会使用大塑料桶,这种桶每个造价至少要过万,装车卸货等也非常不便,如今采用我们的集装箱液体包装袋,成本降低几百倍,装车也更加方便。”该公司董事长姜法宏说,他们的产品已获得国内十余项专利,并获得国家科技创新基金支持。

“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令传统外贸增长方式的局限性显露无遗,简单靠加工贸易赚取利润的时代已经过去。”青岛市委党校教授刘文俭认为,青岛外贸企业要想摆脱经济不景气的困扰,加工贸易向高技术、新领域转型已成为必然之路,虽然转型过程可能会很痛苦,但一旦挺过去,未来将会迎来更加生机勃勃的市场。